Off - Road To Tibet Part. 3

極限丙察察騎行計畫 - 第三集 怒江干热河谷

 

 

在前几天中骑行队在风雨中经历了:丽江-延金沙江上行虎跳峡-香格里拉-书松-翻白马雪山-德钦延澜沧江下行翻-永枝村翻孔雀垭口-永枝村-维西县城。

 

 

在由澜沧江边的永枝村横翻梅里雪山的孔雀垭口去怒江边的去丙察察起点丙中洛乡路途中,遇到多次塌方, 40 公里上坡翻过海拔 3870m 的孔雀垭口之后,下山 12 公里又遇到一个无法通过的大塌方,全员从新翻回山口下到永枝村。第二天包车沿澜沧江下行绕道去维西县城,准备次日包车 600 公里绕开横断山脉的巨大阻断,再沿怒江上行去丙中洛乡。但到达维西先之后,经多处询问得知,由于今年云南雨季反常,导致云南三江并流地区地质灾害非常频繁。道路塌方多次,阻断交通,导致不定时限行。

 

 

经全员商议,由我单人带自行车先包车继续延澜沧江下行,再從六库县城转由怒江上行到丙中洛探路,实际行进中发现。两条沿江公路仍旧塌方过多,500 公里包车走了 13 个小时,凌晨1点到达福贡县城,距离丙中洛乡仍有 157 公里。我和司机交替开车,相当疲惫,只能先在福贡县城休息。决定次日司机返回维西县,恐龙单独骑行前往丙中洛探路。

 

 

由于前方路程不确定还会不会遇到坍崩或是更糟的路况,我与小K把原先骑行用的越野公路车换成 VOODOO 山地车,以便应付更多未知的状况。

 

 

Day 7 丙中洛起点 - 怒江

 

 

早上已经在回程的司机打来电话,告知道路再次限行, 他也在等待。经由电話與等待的成员商议,我与成员汇合时间没法保证,他们暂时上不来,我也下不去。最终眾人無奈决定更改计划。我 单人 骑车继续前往 丙中洛 ,其他四名队员改变线路骑行去 大理。

 

 

一路沿怒江上行,因为福贡县城海拔刚过1000m,处于北纬 26-27 度之间,相当高,一路狂奔,塌方绕路仍旧有,但总行程算是顺利,一路沿怒江缓上加起伏路跑了157 公里,天黑前顺利到达 丙中洛乡 - 一个 人神共居 的地方。

 

 

可以从图片看到这次我拍的怒江第一湾照片,形状就像个脚丫子。

 

 

Day 8 茶马古道

 

 

这条路至今仍是进入大山里的 唯一通道。山里的居民生活用品运输,仍旧使用着延续千年的方式。人背马驼。几千年来,这里从未停止过,盐,马,茶 粮等交易都依赖 马帮 运输。骑行在这条路上,仿佛在穿越历史的大河,虽然够险,但是值得感受一下。

 

 

离开茶马古道,进入丙察察线最干热的一段,龙布村到察瓦龙乡,26度以上的气温,炙热的太阳,全年干热的大风,扼杀了大多数植物的生命,留下漫山的仙人掌类隔壁植物,开心的招摇着,展示它的强大基因。这一段叫做 怒江干热河谷。

 

 

路边偶尔会出现小的瀑布,是怒江干热大河谷里最棒的享受。骑车穿过享受畅快清凉,迸溅的水雾,这种清凉够你抵抗大约 15 分钟的干热。值得注意的是路上的深水,如果摔倒在这个河里可就不太好玩了。这里的河水全部是横断山脉的 雪山融水。温度可想而知。

 

 

值得一提的路面景观之一 - 丙察察大流沙,因常年累月的有自然落下碎石如流沙一样滚过公路滚入怒江而得名。海拔 5000m 甚至更高的巨大山体表面 自然风化,不断有表层浮石随山体走势划落后汇聚到这里。任何微小的外力都可能破坏平衡极限,造成大小不等的滚石滑坡现象。可谓落石资源丰富,估计还能流个几百年。


 

另一个不可错过的是一个天然的大豁口,称作 老虎嘴,让原先就艰难的交通,添加了个没司机敢硬闯的天然限宽限高。要知道,左边 40 米 的悬崖下,还有 滚滚怒江。

 

 

全天行程近 100 公里,很幸运的赶在天黑前顺利到达 察瓦龙乡- 一个有猎人,牧民,农民,成群的野狗,满街牛羊,最重要的- 有舒服的宾馆的地方。一个因为大山的阻隔而多时代交容的的社会。

 

 

未完待續